鼓楼外
鼓楼外 / 想说原谅不容易

国产剧 / 共40集/更新至29集

导演:于震 /编剧:王之理 /主演:于震 边潇潇 尹东义 赵秦 王璨

0.0

0人评分

鼓楼外剧情介绍

鼓楼边的胡同里,有一户人家,今天热闹非凡。这户人家的主人叫易大船,他是一位非常了得的木匠,特别擅长做明清代的家具,而且在家具行业中,手艺和名望数一数二。他的孙女易小船是个古怪精灵、敢爱敢恨的姑娘。他父母在新疆居住,她和爷爷一直生活在北京。易大船一共有四个徒弟,分别是大师兄于钟身,他是一个非常仗义但是做事情又比较鲁莽的人。而二师兄尹东义和大师兄截然相反,他是一个阿谀奉承的小人。三师兄马三新,是一个潮流青年。四师兄徐备战,做事畏畏缩缩,没有担当的一个男孩。原来这天在易大船家,四人正举行毕业考试,但其作品都不尽人意,易大船一一指出每人作品的缺点,并且对于四人只顾自己的作品脱颖而出而比较失望。告诫他们想要做一件出色的家具,需要四人共同齐心协力。并告诉四人葫芦家的一个明式香几他们可以去参考一下。考试结束,小船告诉四人,昨天扫地是于钟声,今天三人留下来扫地。她借机和钟声出去,这一幕让公开追求小船的尹东义非常不爽。在胡同街坊角落,两人情不自禁的亲嘴,正好被路过的葫芦看到。葫芦是一个智障孩子,他误以为亲嘴就是在吃东西,嚷嚷着也要吃东西。两个人不知为好,此时尹东义追赶着跑出来,小船和钟声闻声赶紧溜走。尹东义没有追到他两而恼羞成怒,但是碰到了叫喊着也要吃东西的葫芦,他吆喝着葫芦带他到葫芦家,本想去看香几的尹东义,想到钟声和小船的暧昧,于是他心生一计,支走了葫芦,爬上了葫芦家的屋顶。陈颖是易小船的同事兼闺蜜,下班回到家听见小船和于钟声在床上亲热,钟声不好意思的赶紧离开。易小船和陈颖开心的相互调侃着。当晚,兄弟几个聚会吃烧烤,当易小船和于钟声有说有笑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时,尹东义内心的嫉妒和不满不由自主的油然而生。因为不满尹东义在吃饭时老是针对钟声,小船当场公开两人的恋情。一旁的尹东义更加的不是滋味。吃完烧烤,师兄四人相约到葫芦家。因为三新有事情,临时缺席。一旁的尹东义不怀好意的让钟声第一个爬到葫芦家的屋顶,他和备战紧随其后。钟声踩到了尹东义做了手脚的屋顶面,他差点没摔下去,但是踩到的房梁因掉下去砸到了葫芦。东义拉着关心葫芦情况的钟声逃离了现场。三个人慌忙的跑到三新家里,商量着对策。尹东义假惺惺的说回葫芦家看看情况。尹东义了解到葫芦在送医路上就死了,而且知道警察也介入,慌张中又一丝的快意。钟声听说葫芦死了,毅然坚定的要去自首,他回去给父母磕头谢罪告别,又回想着和小船的恋爱点点滴滴师,黯然神伤的走进了派出所。易大船得知钟声被抓,赶紧让小船送了20万。小船在送完钱回来的路上,忽然呕吐不止,意外得知自己怀孕1个多月。陈颖劝他把孩子打了,但是小船固执的以出国名义生下这个孩子。##pagebreak####pagebreak##

三新到狱中看望钟声,钟声询问着他是否去葫芦家,三新告诉钟声,因为葫芦家出了这个事情,房子马上就重新造了。钟声失望中顺便询问着小船的事情,三新告诉他小船出国去了。钟声不忘叮嘱三新,提醒小船不要嫁给尹东义。当天晚上,于钟声翻来覆去的回着事发当日的点点滴滴,断定此事跟尹东义脱不了干系。其实小船并没有出国,为了生下钟声的孩子,她跟众人谎称出国留学,其实一直住在陈颖家里。为了营造在国外读书的氛围,特地把家里布置一番并且找来一个国外朋友和爷爷视频聊天,以此来打消爷爷的顾虑。当小船得知钟声被判了四年刑期,再也抑制不住悲伤,伤心的嚎啕大哭。陈颖心疼的陪在小船身边,并且告知小船她兰州老家的表哥表嫂因为没有生育能力,待孩子生下来给他们抚养。生完孩子的小船和陈颖装模作样的坐澳大利亚的飞机回来,为了打消所有人的顾虑,她让陈颖准备了澳洲的礼物。小船回到家,爷爷非常开心,但是还是疑心的问小船怎么一年就回来,小船只能摊牌自己休学了。因为小船提前回来,师兄们都很开心,第一个到师傅家的备战给尹东义打电话,他得知小船回来的消息,开心的要去见小船,正好遇见了他的老板霍权美。她是个有钱的离异富婆。看着东义急匆匆的走了,心里不悦,马上要查东义的帐。小船一回来就让三新和备战带她去监狱探望钟声,钟声不想耽误小船,所以就不愿见她。小船不明白钟声的苦心,误会了钟声,以为钟声是因为进监狱之初她没有及时去探望,钟声怨恨着她,所以拒绝和她见面。因为钟声不愿见她,小船一路上闷闷不乐。三人聊天,小船想知道事发当日的细节,但是问不出个所以然。三新告诉两人,有个款姐一直追求他,而且还许诺要和他开家具店,因为三新顾虑年龄,所以一直还在考虑中。小船单独约了尹东义,想要知道钟声误杀葫芦之事的更多细节。但是因为霍权美的出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小船借故离开,马上约三新并告诉他尹东义和霍权美认识一事。三新听完后马上明白。原来霍权美当初先认识马三新,要三新答应和她在一起之后才一起开家具店,他因为拿不定注意,让有经验的尹东义来参谋参谋。结果尹东义背后插了一脚,自己跑去和霍权美合作。小船和尹东义的短暂见面,但是让她有了一个计划,他想和尹东义结婚,找出钟声入狱的真正线索。尹东义因为权美查账一事失去她的信任。他厚颜无耻的来到权美家,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哄骗着她,并成功让权美答应和他结婚。于是得到了权美的尹东义,把三新叫到权美家里摊牌。三新心有不甘但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一切。小船以讨论终身大事为由把尹东义约出来,告诉他和钟声缘分已尽,自己想和他结婚,并且证件都带来了。尹东义欣喜若狂也把自己的证件拿出来,但是心机颇深的尹东义希望小船卖掉她爷爷送他的黄花梨玫瑰椅和小条案,作为开家具厂的启动资金。因为这套家具承载着她和钟声的回忆。易小船舍不得,借故终身大事要和远在新疆的父母商量,相约后天见面再议,匆忙离开。尹东义因为即将得到易小船,冠冕堂皇的告诉权美不再和她结婚,霍权美破口大骂,但是面对无耻之徒也无可奈何,被迫接受现实。二姐去狱中探望钟声,二姐告诉他,小船为了为他开拓罪名,四处在收集证据。

##pagebreak####pagebreak##

易小船因为想念儿子,把陈颖的表哥陈成和表嫂接到自己家里,表面上她是盼盼的干妈。她让陈成认自己的爷爷为师傅,做易大船的第五个徒弟。爷爷第一眼看到盼盼的时候,无意间说盼盼长的和于钟声很像,着实把大伙吓了一跳。霍权美因为尹东义甩了而看清了他的真面目,约三新见面并道歉,继续想和三新合作。小船又去狱中看望于钟声,但依旧吃了闭门羹。气呼呼的离开,回去的路上打电话约尹东义下午就去领证。备战去找三新聊天,觉得三新的家具店不错,要去他那里上班,并认识了店里的营业员小燕。易小船是为了钟声才答应和尹东义结婚,所以不想和他有过多的接触,等钟声出狱马上就离婚。陈颖觉得小船玩的有点过火,小船让陈颖不要担心,尹东义结婚目的就是贪图上了他爷爷的家具。尹东义来到小船的公司,商量婚礼操办的细节,小船很是反感,然后就含糊不清的随和着他,让他婚礼一定要办的豪华。二姐前去探监,告知小船即将和尹东义结婚的事情。于钟声又回想起和小船的幸福美好时光,但是他不明白小船和尹东义真正结婚的目的,所以也开始误会小船。陈颖看见易小船要尹东义大操大办的举办婚礼,提醒着小船,尹东义家并不富裕,到时大张旗鼓的办好婚礼,小船再和他离婚,只会把事情弄的不可收场,易大船那里也无法交代,小船陷入了沉思,打电话给尹东义,婚礼取消,因为自己还没有考虑清楚。2015年于钟声刑满释放,全家去接他。大姐抱怨钟声一事连累了全家。连条件最不好的备战都结婚,她二姐也因为这事而耽误了自己的婚姻大事。于父教诲儿子,希望他以此事为教训,现当务之急赶紧成家,做个有责任的男人。并叮嘱他不准再和他的师兄弟来往。正在此时,马三新和徐备战前来找于钟声,被大姐撵走。易小船和尹东义离婚。陈颖关心的要帮小船和于钟声之间传话,担心钟声会误会她,不明白她的良苦用心,但心高气傲的小船拒绝了闺蜜的好意。易小船嘴硬,这头马上又赶回家。却在门口只见到了三新和备战,询问怎么没有看见钟声,得知钟声的父亲不让他们再来往之事,非常气愤。二姐在钟声屋里给他整理衣服,并规劝钟声,对事不对人,有时间就去看望师傅,此时大哥来送饭,又是对钟声一顿的埋怨。进门的三新和备战听到盼盼叫小船妈妈,非常诧异。小船很自然的解释盼盼是自己的干儿子。易大船关心于钟声,想带着他们一起去他家里看望他,三新只能打岔找理由,心直口快的易小船告知了爷爷实际情况,爷爷表面不说什么,心里还是很难过的。夜深,于钟声抱着师傅曾经送给他的笔筒,感慨万千。而这边易小船因为和于钟声之间缺少沟通,彼此之间的结越来越难打开。于钟声将易大船送自己的笔筒暂时寄卖,顺便给自己找了谋路,做家具往家具店销售。因为在家里做家具不方便,所以只能在城外租房。易小船因为于钟声出狱之后一直没有主动找自己,终于耐不住性子急匆匆的去他家。

##pagebreak####pagebreak##

小船跑到钟声家里,钟声父母谎称他去外地。老两口误以为小船是来要20万。小船得知钟声离家伤心难过。二姐来看望钟声,看到简陋的房子心疼他,当二姐知道于钟声可以凭借自己手艺能够赚大钱的时候,马上乐呵呵,还笑着问钟声那2、3万的椅子能坐不,担心会坐坏。小船懊恼着自己这步棋走错了,于钟声出狱第一时间应该是赚钱。于是她来到三新店里,看见他和备战两人在打闹。小船让他们打听钟声的下落,因为对于父母说他去外地的事情她不相信。此时,尹东义带着他的秘书唐莉以及车间主任尤主任前来三新的店里,正好和易小船不期而遇。尹东义自称现在开了一个小的家具厂,特别感谢前期的订婚礼物才有今时今日。小船听了暴怒,如果尹东义在胡说八道要把那对玫瑰椅要回来,卑鄙的他拿出离婚当日小船和他的聊天录音记录,小船愤然离去。尹东义要和三新谈合作,三新推脱自己不是老板,要请示霍权美。尹东义恬不知耻的说和权美都是做大生意的人,不会拘泥小事。于钟声把自己做的两把椅子送到家具城,客户文老板非常满意,当文老板得知是易大船的徒弟之后,更是另眼相看。相互留了电话,准备日后合作。钟声准备离开的时候,和备战相遇了,两兄弟见面,百感交集。钟声从备战口中得知,尹东义把小船的玫瑰椅卖了开了一个家具厂,并且小船和他已经离婚。小船借酒消愁,埋怨于钟声不来看她和孩子。陈颖不放心喝酒的小船独自回家,让她留宿在自己的家里。三兄弟见面因为高兴喝酒,备战喝多了,一直责怪自己当初害了于钟声。小燕提醒他,师傅比于钟声肯定重要,所以必须要告诉小船于钟声的下落。小船闻讯后,马上驱车去于钟声的住处,正好遇上三新和钟声吃饭,但是于钟声对于许久未见的小船,态度非常冷漠,而且对于和尹东义的关系,冷嘲热讽。小船伤心欲绝,并且说到他以后会后悔,随之愤然离去。 三新指责钟声不应该对小船这样说话,但是钟声扬言一看到她就想到尹东义,心里就气。小船向陈颖哭诉,数落于钟声的种种不是,陈颖则认为她应该直接把盼盼领到于钟声面前,告诉他真相。否则如果于钟声另找新欢就来不及,但是小船赌气的不听。尹东义暗中派人调查于钟声的下落,得知他在家具城卖过一套家具。尹东义马上警觉起来,嘱咐唐莉以后进厂的任何人都要登记。然后马上到三新店里,假装问合作的事宜进展如何,并旁敲侧击打探于钟声的近况。与此同时,赏识钟声的文老板打电话给他,相约到他家有生意合作,并热情款待于钟声,于钟声建议文老板可以做一套紫檀宫廷圈椅。文老板答应。晚上,小船给盼盼讲故事。一想到于钟声,就气打一处来。师兄弟三在一起在吃饭,现在钟声的最大目标就是赚钱养家。 次日早上,盼盼和易大船吃早饭聊天,盼盼告诉易大船,莫小船让他管叫干妈,叫李玉梅为妈。而且莫小船还说,她比亲妈还亲,把易大船说糊涂。

##pagebreak####pagebreak##

今天是易大船的74岁生日,陈成做了一桌丰盛的早餐。莫小船起床了,盼盼当着众人的面关心妈妈是否睡好,因为昨晚妈妈哭了,气氛一下尴尬。易大船开始怀疑盼盼的身世。因为要给文老板做宫廷圈椅,于钟声不得不去请教师傅,今天是于钟声出狱之后第一次和师傅见面,他也羞愧万分,易大船对于迟迟来的于钟声也颇有怨言,但是毕竟师徒情深,易大船看见他的到来,还是十分欢迎。师徒两说着心里话,盼盼无意走进来,易大船跟于钟声说,盼盼和他小时候长的很像。师傅希望他抛开过去,重新开始。莫小船得知于钟声在她家,马上打的赶回去。于钟声请教完师傅准备出门走了,被盼盼叫住了。于钟声想摸盼盼的头,却被盼盼拒绝亲近。于钟声失笑,随后夸盼盼聪明。正好和赶回来的易小船撞上。易小船觉得于钟声对自己的态度不好,非常不爽。而于钟声对于她和尹东义的婚姻耿耿于怀,两人一见面一语不合又争辩了,乘着出租车司机让易小船付钱之际于钟声匆忙离去。易小船告诉盼盼以后叫于钟声:就不告诉你。尹东义与霍权美谈合作,霍权美不急谈合作而是好奇为何与易小船离婚。尹东义直言两人性格不适合,霍权美直言不讳的告诉尹东义,他卖给她的黄花梨椅子肯定是莫小船,尹东义被霍权美揭穿觉得没有面子祥装离开,精明的霍权美当然不想失去赚钱的机会,答应继续谈合作,但是前提必须她要占尹东义工厂的股份,无奈尹东义妥协。于钟声把做好的宫廷圈椅送到文老板家,他仔细的讲解自己这对圈椅独树一帜的特点,徐备战在边上欲补充但是文老板先一步道出椅子的门道。于钟声诧异文老板对明清家具的了解,也瞬间明白了文老板其实早就看懂了自己设计的椅子的巧妙之处。文老板夸这是他见过的最好的一把圈椅,打算把他们介绍给自己生意圈的朋友。其中就有霍权美,霍权美欣赏于钟声的人品,也要求他去她家做家具。殊不知其实这都是霍权美和文老板给他做的一个圈套。尹东义给自己的父母买新房,父母高兴的直夸儿子有本事。尹东义的妹妹也嚷着让哥哥送她房子,他就顺理成章的安排妹妹去厂里上班并承诺给股份。父母告诉尹东义搬出来住也好,现在村里的人流言蜚语都说葫芦的死跟他有关。他听后心里莫名的咯噔一下。于钟声相约来到霍权美家中,一进门就见到了黄花梨玫瑰椅和案几,又回想起来了和易小船的往事。这时霍权美把起草好的家具合同给于钟声过目。如她所料于钟声看到这套家具就流露出对易小船的感情。霍权美假装慷慨的表示,她可以以赊账的方式把这套玫瑰椅卖给于钟声,而且还款时间宽限到2年。于钟声感激霍权美的帮助,欣然答应,不知不觉中就中了文老板和霍权美的计。尹东梅因送货运输的事情和唐莉起冲突,唐莉不把她放在眼里,尹东梅告诉唐莉,亲妹妹是换不了的,女朋友随时换,要注意自己的行为言语,别真把自己当老板娘。尹东义带着新女朋友天语约唐莉见面提出要辞退她。唐莉说着自己为公司也争创了效益,言下之意要补偿。尹东义和新女朋友一起羞辱唐莉,她羞愤离开。陈颖因为和易小船上班时间聊天被领导批评,她为了给闺蜜出气,故意当着同事面问领导开什么车,因为她要买玛莎拉蒂,瞬间让领导没有面子。于钟声果然把从霍权美那里佘来的玫瑰椅子抵押给了文老板。文老板二话不说的借钱给于钟声。他有了启动资金,就找来马三新告知要开家具厂的想法,如何搞垮尹东义。##pagebreak####pagebreak##

尤主任生气的跑到办公室询问尹东梅扣100元工资的缘由。她告诉尤主任因为他带头拿公司的东西给亲戚,所以必须要树立厂规。尤主任觉得只是是用7、8元的边角料给侄子做个孙悟空不至于扣100元。两个人因为角度不一样,产生了激烈的争执尤主任从而提出辞职。他顺理成章的到了于钟声刚办置的新厂,两人联手共同对付自己的仇人。于钟声让尤主任低调行事,特别不要让所有人知道他是背后的老板。因为于钟声不能正面和尹东义见面,所以现在急需要一个能在厂里管事的人,马三新告诉于钟声,唐莉被于钟声开除的事情。于钟声在马三新的牵线下和唐莉相约在一家面馆见面,唐莉一进门就看见于钟声在吃一晚廉价的面而借故想离开。于钟声马上自我介绍并且告诉她可以听听条件再走。唐莉来到了于钟声正准备开张的厂碰上尤主任。尤主任讽刺唐莉昨天还是尹东义的秘书,今天就攀上于老板。唐莉告诉他现在她就是这里的厂长了。于钟声把事先拟好的合同给唐莉过目并答应给她20%股份而且还给她准备了一辆新车,一间大的办公室,说完这些放心的离开了,唐莉追着出去问他为什么不问他怎么对付尹东义。于钟声说相信唐莉的能力。易小船带着盼盼到马三新的店里吃饭,盼盼要喝橙汁,马三新正出去买的时候,唐莉过来感谢他,被一旁的易小船听到。此时正好霍权美也过来,唐莉告诉她现在和别人合开了家具厂,以后她们之间就是竞争对手,并且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要打垮尹东义。唐莉走后马三新让霍权美不要生气。她当然不会生气,因为这一切都是她安排的。尹东梅告诉尹东义唐莉与人合伙开了家具厂,并且挖公司墙角。为了陈经理一行跳槽的事情,尹东义特地去和陈经理谈判,交谈中他想辞退陈经理一人收买其他人心,但是平时克扣员工习惯的他,并没有打动剩余的人,毅然决绝表示一起辞职。易小船驱车带着盼盼来找于钟声,两人因误会太深,一见面两人因怨气太多,易小船醋意浓浓的质问于钟声是不是和唐莉开的家具厂,于钟声没好话的又把易小船气走了。他见她离去马上给马三新打电话,正好被折回来的易小船看见,她以为是给唐莉打电话,酸溜溜的的走了但是把盼盼留下来。易小船回到陈颖的住处,陈颖笑着这种事情只有她做的出来。易小船让陈颖打电话给她表哥,带他爷爷出去看电影,这样于钟身送盼盼回去家里就没有人。于钟声带盼盼回去,发现师傅不在家。于是只能带着盼盼和唐莉一起吃饭,了解厂家里的近况。她给易小船打电话骗她把盼盼扔在家门口,心急如焚的易小船和陈颖马上赶回去,结果等来了却是吃完晚饭的父子两。两人见面,又闹出了不小动静,于钟声见状,立马开溜。易小船想从盼盼口中得知今晚于钟声和唐莉吃饭聊天的内容,陈颖建议还不如直接和于钟声摊牌,直接告诉他孩子的身世,当初和尹东义结婚第一是为了查清楚葫芦的死因,其次就是为了给盼盼上自己的家的户口,都是权宜之计而且和尹东义根本没有发生关系。陈成招呼师傅吃晚饭,莫大船告诉陈成刚刚听见易小船和于钟声在门外大呼小叫,已察觉异样的莫大船以断绝师徒关系为由让陈成说出实情,询问他们盼盼到底是谁的孩子。迫不得,陈成夫妻说出了盼盼的身世。

##pagebreak####pagebreak##

莫大船知道实情后,虽然对于孙女隐瞒盼盼身世而气愤。但是考虑一个女孩未婚生孩名声不好听,于是让陈成夫妻以后也要保守这个秘密。在名义上他们还是盼盼的亲生父母。易小船告诉陈颖,她也想开家具厂搅和于钟声。但是陈颖觉得开家具厂他们外行,还不如开个专做易大船亲自制作的家具展厅。但是前提要说服爷爷。次日,易小船带着陈颖一起去见拜见爷爷,非常的为难的告诉爷爷开家具店的想法,没想到爷爷一口答应。徐备战旁敲侧击的询问于钟声是否去参加师傅家具店开业仪式。他担心和尹东义见面控制不住情绪,也不想让尹东义过早的知道他现在的近况,于是打电话给马三新让他帮忙在师傅店开业的当天让唐莉购买第一件家具,顺便到尹东义那探底他是否也去。接到马三新电话的尹东义正好和霍权美解释销售业绩下滑的原因是因为销售经理被唐莉作梗,电话这头的尹东义说于钟声去他也就去。此时霍权美故作关心公司业绩,其实师兄两人内斗,正中霍权美和文老板下怀。易大船心里明白,当年于钟声入狱肯定和尹东义有关系。如果不及早解开矛盾会出大事。并叮嘱陈成以后让他老婆不要掺和易小船于钟声和尹东义的事。不然他孙女会不开心的。易大船的家具店终于开业,于钟声为了不让所有人看出破绽就祥装带了一束花前来道贺,拒绝了易小船给他准备的花篮,结果把小船气的把敬贺的花篮撤了。尹东义带着尹东梅来了,但是因为尹东梅下车太急而把包夹住了,司机没有看到把车开了,惹的众人一阵哄笑。尹东义觉得司机让他当着大众的面出丑,一向好面子的他把司机召唤过来欲打司机,被易小船呵斥住了,让他不要破坏今天的气氛。尹东义和于钟声终于见面,他借着于钟声寒酸的只送了一束花,冷嘲热讽的讥笑于钟声。此时唐莉带了一个大花篮以及一个大红包出现在众人面前。并告知今天的第一件家具是她拖马三新购买,尹东义羞愤质问马三新是不是要和自己作对。莫大船一直想化解尹东义和于钟声的矛盾,所以饭桌上,五个徒弟纷纷给师傅敬酒,易大船话中有话的暗示着2个人化解恩怨。在厕所尹东梅和唐莉相遇,他责怪唐莉不择手段。尹东义此时也过来,又想和唐莉和好,被唐莉羞辱一番,他恼羞成怒,两人相互烙下狠话。于钟声乘机出去收买了尹东义的司机。回到饭局,盼盼也依次给每个人敬酒,但是盼盼叫尹东义的外号,让他觉得事情蹊跷,他回想着易小船跟他曾经说过的话以及盼盼叫他的外号,开始觉得盼盼的身世有另有隐情。于钟声拜托马三新去陈颖那里打听盼盼身世,但是被她识破,一口咬定孩子不是易小船。而在这边,易小船相约唐莉吃饭,聪明的易小船设计马上知道唐莉的背后老板就是于钟声。##pagebreak####pagebreak##

马三新打电话给于钟声,明确告诉他盼盼就是陈成的孩子,让他不要因为莫小船给大家起的外号而胡乱猜忌。易小船本来做事情都是不着边际。易小船觉得于钟声一下子有钱深感疑惑,陈颖则告诉她马三新来打探盼盼身世之事。易小船顿时对起外号而让于钟声开始怀疑盼盼的身份而沾沾自喜。而在这头,唐莉到于钟声小作坊汇报,自己被易小船设局套出来他就是背后的老板。正聊着易小船找上门,因为他们两不明白不白的关系让她吃醋,所以疯一般在于钟声的住处找唐莉,但是找了一圈无果后只能灰溜溜的离去。此时,尹东义回到厂里,看见发到山东的货遭到无理由退货。原来这批货之前都是由陈经理负责,此事肯定是被唐莉搅和。新来的销售部何经理告诉他公司出了这个事情,怀疑有内奸。因为东北这条销售渠道是唐莉离开后由他和尹东义亲自开发。于是尹东义为了保住东北线路,决定亲自启程去东北续约。这个节骨眼上,准备运往欧洲货物也被唐莉的低价截胡走了。尹东义一气之下把怒火全部撒到妹妹身上,责怪唐莉的报复都是因为妹妹赶走了她。而此刻,霍权美开车看着尹东义厂里发生的一切,嘴角扬起了得意的笑。霍权美带着文老板去展厅参观易大船的藏品。看到了易大船刚做的交椅,赞口不绝。回到家,他告诉霍权美如果这把交椅是真品,价值连城,想要做出如此精细的赝品肯定有真品作为参照,对于这把交椅他势在必得。为了迅速得到这把交椅,他支招霍权美再去添把火。原来这个文老板是个阴险狡诈的商人,对清明一代的家具颇有研究。当他第一次和于钟声认识得知他是易大船的大徒弟就已经筹谋好一切。想利用易小船对于钟声的感情而得到易大船的真品,所以利用于钟声和尹东义之间的恩怨,让霍权美协助,他表面上假惺惺的借钱给她,其实是织了很大的一个网。于钟声带着全家去购买的新房,一家人终于其乐融融在一起。而这边尹东义在去东北的路上接到对方的电话取消合作。他气急败坏的质问司机是否是内奸,完成任务的他顺势开车扬长而去,丢下了独自一人在高速上的尹东义。霍权美找到唐莉想买下于钟声公司里的股份。唐莉汇报给于钟声。他得知此事后特地驱车找霍权美,坦诚布公的说出唐莉背后的老板就是自己,并且很感谢她当初的帮助,才有了今天,所以愿意给她股份。霍权美故意给他出主意,现在尹东义如落败的丧家犬,此刻现让尹东义知道他就是幕后老板肯定是致命一击。为报仇冲昏头脑的于钟声瞬间明白了权美的意思。同时出卖尹东义行程的司机,名正言顺的到了于钟声厂里。于钟声找到马三新,让他想办法怎么让尹东义知道他就是幕后老板。两人思来想去,不约而同想到让徐备战。因为徐备战一喝酒就会口无遮拦,所以相约和他喝酒。这边易小船找到唐莉家,质问和于钟声的关系。唐莉承认喜欢于钟声,但是于钟声对她无意。疲惫不堪的尹东义回到厂里,和尹冬梅说出准备卖厂的想法。此时,徐备战趁着酒意来到尹东义的厂里,碰上正好给尹东义出去买吃的尹东梅,果然徐备战乘着酒劲,把唐莉幕后老板就是于钟声的消息透露给她。尹东梅马上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了尹东义。得知此事的尹东义,不出所料的要和于钟声死磕到底。深夜,走投无路的尹东义来到了霍权美的家。##pagebreak####pagebreak##

尹东义厚颜无耻的找到霍权美,又想用甜言蜜语来迷惑她,谎称自己累了,忘不了两人曾经的过去想和她结婚,被骗一次的霍权美不吃他这一套。眼看她不上当,尹东义决定卖厂给她。霍权美乘机压低价格收购,并故意刺激唐莉背后的老板就是于钟声一事。一听到于钟声三个字,为了挽回面子,他发誓不管用什么手段一定要打败于钟声。尹东义发疯一样的不计后果的在网上和于钟声拼价格,斗红眼的双方不断压低价格。唐莉和尹东梅都劝他们不要再这样闹下去,面子和尊严都不重要,因为这样下去都会赔的血本无归。而此时幕后坐享渔翁之利的文老板正准备低价收购二人的家具,并跟霍权美放话要引导他两往破财的方向走。而另一边想要帮助于钟声的易小船,则询问马三新如何帮助钟声。得知厂里已发货的尹冬梅,向尹东义发火。而他顾及面子用言语激怒并赶走了她。另一边唐莉也同样不忍看着于钟声辛辛苦苦创办的公司付诸东水,此时顶在杠头上的他不但不听劝反而觉得唐莉的存在耽误他的复仇计划从而解雇了唐莉。此时道貌岸然的文老板打电话提醒于钟声欠的钱马上要到期了,但他不着急,如果于钟声需要钱自己可以随时再借。于钟声打电话给马三新新道出自己十分开心能和尹东义正面对抗,这几年在监狱是生活过的太压抑了,现在终于扬眉吐气,恰巧被一旁的易小船听到,她伤心难过的大哭终于体会到了他的不易。唐莉找到易小船毛遂自荐,易小船便把她安排在自己身边,给自己做助理。尹东义的销售何经理向尹东义透露,于钟声出现了资金了断裂的情况,已经拖欠员工两个月工资,同时还在销售部搞集资,还找了两个师弟借了钱。尹东义找到徐备战,对质是否借钱给了于钟声。他承认借了12万。并把尹东义过来的消息马上第一时间告诉了于钟声。此时唐莉赶来告诉易小船,于钟声厂里员工讨薪闹事。而尹东义在此时赶到于钟声的厂里一边嘲笑着一边又想要和他讲和。但是于钟声希望尹东义承认当初葫芦一事都是他做的。但是尹东义一口回绝,两个人不欢而散。尹东义准备走时碰上了赶来的易小船和唐莉。尹东义顺势不断的说起自己曾经和易小船的婚事而刺激于钟声。心急火燎赶来的两人觉得于钟声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感觉莫名其妙。而此刻在门口闹事的员工请示他,她们瞬间明白了于钟声原来在演戏,故意给尹东义做的假象来蒙蔽他,真正的要把他逼到绝路。本想卖厂的尹东义看见于钟声的近况,不顾自己资金链断裂的窘境找到霍权美借钱,霍权美为了达到彻底的收购尹东义的厂,让他用房子和厂抵押,而且压低价格,走投无路又想要于钟声斗到底的决心,他无奈答应了霍权美的条件。陈颖和表嫂聊天,现在易小船身边有了唐莉的帮助,她也放心了,现在想离开她的公司回去继续做设计。正好易小船回来,陈颖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易小船,见去意已决的陈颖她无奈只好同意。此刻唐莉获得消息于钟声跟着尹东义一起前往天津,担心他的易小船带着唐莉也赶去天津。在于钟声住的酒店易小船将存有两百万的银行卡给他,相互推托之时,以低价抢走了尹东义的客户来签合同。尹东义自以为翻身的这单生意又被于钟声搅和瞬间觉得新用的司机也是于钟声的人愤怒的将其赶走。回到上海的尹东义,倾家荡产。一进家门就看见在屋里等他的天语,天语感谢他曾经的照顾。正出门的天语碰到了上门来找尹东义的于钟声。于钟声来示威,顺便来看看这个丧家犬。于钟声厂里,员工兴高采烈的放着鞭炮庆祝,尹东义黯然神伤的望着人去楼空的工厂。而此刻文老板开始露出真面目,前来工厂追讨要着自己的欠款。

##pagebreak####pagebreak##

文老板前去于钟声的厂里,告诉于钟声还款期限到了,要遵守一个商人的约定。他希望文老板在宽限几天,文老板就提醒于钟声,既然莫小船喜欢你,应该利用你们的关系,去买莫大船的那对交椅。于钟声不同意,文老板就露出真面目,如果于钟声不按时还款,不但要收购他的厂还要对他采取法律的手段。他被逼无奈,只能去找霍权美想想办法,一直仰慕于钟声的她希望于钟声她结婚这样她的所有产业都是他的,心里还有莫小船以及大男子主义的于钟声拒绝了她。然后独自一个人到师傅的家,但在家来回徘徊最终为了面子只能拖朋友去深圳贷款。霍权美去找文老板告诉他想和于钟声结婚,希望他不要赶尽杀绝,再宽限于钟声一个星期。而身无分文的尹东义找尹东梅借钱被拒之门外。于钟声和赵平如约来到了深圳。而这边找不到于钟声的易小船去马三新店里商量,顺便邀请小燕去他店里上班。马三新进店,他也告诉众人自己联系不上于钟声。大家非常担心他。尹东义呢,找妹妹借不到钱,又假借有项目要马三新投资,他说不敢兴趣,然后就直接开口借2万,他以新交女朋友开销大为由只借他5千。此刻于钟声打电话给马三新告诉他自己在深圳,厂里资金出现问题,现在自己找了一个贷款公司,需要交80万的保证金,现在手头缺40万,马三新立马答应晚上打给他。如丧家之犬的尹东义到父母处吃饭,被父母也数落一顿,大吵之后于父借故独自痛下楼散心去了。于钟声看完合同就签字,对方承诺3天后钱到账。他一颗悬了的心终于放下,还感谢赵平帮忙。这边尹父和于父在小区偶遇,尹父狗眼看人低,以为他们是进来散步的,不料得知老两口也和他们住一小去,然后于父告诉他,尹东义的厂倒闭了,尹父没有面子的走了。走投无路的尹东义找到徐备战,知道只能借给他1千觉得嫌少的尹东义抢了他刚做的两把红木椅。易小船听后,幸灾乐祸。这边于钟声和赵平吃晚饭,觉得贷款合同签订好后心里就不踏实想第二天去看看。次日一早,于钟声到办公室的时候人去楼空。知道被骗了,当保安告诉他们是办三天展会后吓的差点晕过去,赵平发了疯殴打保安。他们被带到警察局,警察告诉他们,骗他们钱的现在已经立案,应该马上会抓到人。这边文老板安排律师去于钟声家的,要么还钱要么抵押房子。全家愁眉不展,不知为好,只能打电话给于钟声,但是手机关机。于父受不了刺激,晕了过去。这边,霍权美正式接手于钟声的工厂。

##pagebreak####pagebreak##

回去的尹东义告诉父母于钟声的厂也破财,房子也被法院查封。于父听的开心不得了要去于家老宅看看。这边警察也比较同情于钟声,但是毕竟赵平打人是事实,警察也告诉他被骗的罪犯的情况。在于家老宅,于父说,只要于钟声不坐牢可以卖房,告诉江枫日后是顶梁柱,全家围着他伤心的哭了。此刻尹父来了,不断的刺激和讽刺,不管二姐如何劝他暂时离开他还在边上不断的说风凉话,导致于父马上撒手人间。尹父也追悔莫及,自己只是想和他斗斗嘴,没想到真的走了,留下了眼泪。于钟声从深圳赶回来得知厂被霍权美接手,尹东义也净身出户。当于钟声知道自己的房子被文老板全部没收,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霍权美侃侃而谈还在做好人,于钟声想问她借钱但是她不同意,只要于钟声愿意和他结婚,工厂、钱他都有,霍权美说到情到深处时,拥抱他,被于钟声拒绝了。当于钟声赶回家的时候,看到父亲的遗像,走进来的江枫问爸怎么了,江枫伤心难过的打了于钟声要和他断绝关系,以后不准他踏进家门。被赶出来的于钟山,反复想着大哥说的话,想着自己的这些年的经历,又想着大哥跟他说的死了得了,被逼无路的于钟声边喝酒边回想着之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点点滴滴,文老板、易小船、霍权美越想越伤心的时候爬上窗户准备跳楼自杀,被路过的陈颖正好看到马上把他拉住。陈颖看见救的人就是于钟声,因为喝多了,于钟声吐了一身。陈颖把于钟声拉进屋里,看见于钟声的遗书,第一时间给易小船打电话,但是怎么打她就是不接电话。看见吐的满身脏的于钟声,陈颖想给他脱外套,但是无奈脱不下来只能拿出剪刀剪了衣服。一大早醒来的于钟声看见自己没有船衣服,问自己的衣服在哪里,陈颖说吐的都是被他剪了。大家在易小船的店里讨论于钟声的情况,马三新担心他会自杀,但是易小船不信。这边情绪稳定的于钟声希望陈颖给他去买套衣服。众人知道于父去世的消息,前去吊丧。陈颖正好赶来,问大家去干吗,当知道于父去世,他也跟着他们一起去。但是江枫迁怒于钟声,看到易小船就想到他,怒不可赦的要赶走易小船,说不喜欢她来,说话很难听还把易大船也骂进去了。易小船被气跑了,准备走的时候一想到江枫说的话,再想到于钟声之前对她的态度越想越气,心灰意冷的进去拿走了自己喝于钟声的定情之物。这一切被陈颖看在眼里,她想说于钟声在她家里的事情几次都被易小船打断。只能无奈的想,等易小船冷静下来,以后找机会在说。

##pagebreak####pagebreak##

陈颖前去易小船公司,恰巧看见她对着画自言自语然后伤心欲绝的撕画,并发狠誓再也不想管于家包括于钟声的事情,让陈颖也不要再掺和,因为她已经下定决心恩断义绝。欲言又止的陈颖只能暂时把自己收留于钟声的事吞回肚里。在店里马三新抱怨霍权美狠心,不但没有帮于钟声还落井下石,霍权美委屈的跟马三新表明自己之前以和于钟声结婚来帮他,但于钟声并不领情。因为于钟声的离去,曾经他的厂现在群龙无首,霍权美试探马三新但是他不想趟这个浑水婉言拒绝并告诉她易小船和于家闹翻的消息。陈颖带着东西给于钟声吃,他希望陈颖能给他买套衣服,担心于钟身会再次自杀就只给他买了一件背心。她告诉于钟声此刻想摆脱困境只有易小船能帮他。一向面子为大的于钟声为了自己的尊严坚决不去。为了此事陈颖又特意去易小船家,她小心试的探易小船现在对于钟声的态度,正在气头上的她再次表示和于家还有于钟声一刀两断,而且为于钟声不理解自己的苦心一次次的逃避自己而气愤。为了缓和他们的关系,陈颖跟她分析着于钟声遭遇此事有可能自杀,但心高气傲的易小船不相信于钟声会自杀而且他也是个不值得托付的男人。而破产的尹东义在外租了房继续做他的老本行。他的房东菊花是个做煎饼的离异女人,这天晚上她特意做了煎饼给尹东义送去,看见他做的家具后对他刮目相看,流露出对他的爱慕。而对情场老手的尹东义来说驾轻就熟,马上调戏菊花,让菊花管他的一日三餐。马三新和徐备战满城的寻找于钟声,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的,马三新觉得找到尹东义就会得知于钟声的下落。在工地上,陈颖的同事问起了她收留于钟声的事,她表明当初收留他是为了打消他再自杀,但是同事提醒她易小船很霸道尽早说清楚这事。陈颖家里,她答应给于钟声买条新裤子,但前提条件是于钟声留在自己家做一个月的晚饭,于钟声欣然答应了。 早晨陈颖买早饭时恰巧碰见尹东义在和菊花撒娇调情。工作中的陈颖把早上看见尹东义的事情告诉了同事并想把此事告诉于钟声,目的是要想激发他的斗志也不至于想着自杀。陈颖回到家看见正在做晚饭的于钟声,她马上让于钟声换上她新买的衣服出去带他见一个人。在卖煎饼那条街两人看见了坐在街边的尹东义。于钟声上前奚落着尹东义,尹东义为了刺激于钟声告诉他现在以做煎饼为生,要于钟声和他来比赛摊煎饼。于钟声当然不甘示弱答应跟尹东义约定第二天早晨比赛。陈颖劝他不要再意气用事而落入尹东义的圈套,他未必现在真正的在卖煎饼。于钟声信心十足顺便问陈颖借了钱。这边二姐为了于钟声的事也去找马三新他们,他两都关心于家的近况,想劝着二姐去易小船家缓和缓和关系,三人聊着天,徐备战无意说出了于钟声问他借钱的事情。于钟声忙完一天的事情继续回陈颖家住,她欣喜若狂。两人聊天,于钟声知道尹东义不会真正的卖煎饼,肯定另有目的,他也非常感谢陈颖在他人生最低落的时候帮他,两人的情愫慢慢滋生。第二天于钟声和尹东义按时卖煎饼,尹东义不忘羞辱他,两人商量着输赢的条件,师兄两新一轮的比赛即将开始。

##pagebreak####pagebreak##

为期一周的煎饼比赛开始,于钟声告诉尹东义,一周里面赢不了他,尹东义必须继续为他打工卖煎饼。刚开始尹东义的煎饼摊门庭若市,但早有准备的于钟声用柴单吸引了客户,引起了菊花和尹东义的嫉妒,菊花乘机去捣乱顺便在煎饼里放了沙子,于钟声因为卖了有沙子的煎饼很多客户都来退货。他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收拾摊子不卖了。而在易家祖孙三代正吃着早餐。易大船问起于钟声的消息,耐心劝导易小船,要缓和和于家的关系应该找二姐。于钟声独自一人逛菜场嗅到了批发鸡蛋的商机,于是找到熟人云三,到他那里批发鸡蛋自己再卖出去。于是在云三帮助之下,他批发鸡蛋的生意如火如荼的运作起来了。而在尹东义的出租小屋里,菊花好奇的打探他们之间的过节,却被尹东义搪塞了过去。陈颖下班回家后,吃着于钟声准备好的晚饭,两个人幸福满满。第二天,于钟声为了收买菊花承诺一天送两筐鸡蛋,希望菊花不要掺和他和尹东义之间的恩怨。收到鸡蛋的菊花乐开了花。徐备战为了于钟声的下落找到尹东梅的家,想知道尹东义的下落。次日尹东义又想使坏,被收到免费鸡蛋的菊花含糊过去了。而易小船听了爷爷的话给于家二姐打电话,但是心存芥蒂的二姐匆忙挂完电话。被一旁的唐莉听见,易小船诉说着自己对于钟声的感情,其实现在还是念念不忘他。于钟声来到菊花的煎饼摊买煎饼吃,有一句没一句套着她的话终于知道尹东义一直偷偷摸摸在做家具。成功用几筐鸡蛋收买了菊花,让她带他去看看尹东义的住处。翌日于钟声来到尹东义的住处,愕然的发现尹东义居然在做交椅,回想起文老板日日惦念的师傅的交椅。他瞬间明白尹东义是想用这把交椅来骗文老板的钱。于钟声匆匆离去并一再叮嘱菊花不要将此事告诉尹东义。尹东义幸灾乐祸的告诉于钟声现在他占上风,于钟声假装生气的掉头就走,尹东义借机抓了一把黄沙又想用这一招来陷害于钟声,被菊花制止住了。于钟声的生意做的风生水起,赚到钱的于钟声第一时间把钱还给陈颖并且告诉她自己搬出去的想法,但还是坚持会给她做晚饭。早上于钟声迟迟没来以为他是没有脸来而沾沾自喜。此时于钟声姗姗来迟,尹东义得意的和他算账,而于钟声娓娓道来自己这几天以批发鸡蛋赚了比他多。尹东义得知情况后马上又耍赖,不但不服输还诋毁他的钱不是靠批发鸡蛋。两人差点打起来,菊花劝和,比赛延期15天。尹东义输了比赛只能去给于钟声打工卖煎饼。菊花让于钟声帮忙也想做鸡蛋批发生意,他马上答应,但是希望菊花在尹东义住处的也安排一间房子,两人的交谈被在一旁的尹东义尽收眼底。工作中的陈颖心不在焉,回想着每晚吃着于钟声做晚饭的美好场景,急忙赶回家想看看于钟声到底有没有兑现承诺,当回到家里看到满桌的饭菜,心里十分的甜蜜。晚上于钟声去找尹东义收钱,尹东义耍赖谎称今天赚的少但是被于钟声识破,于钟声假装责怪菊花,菊花只能把多赚的钱拿出来气急败坏的尹东义推翻了煎饼车。

##pagebreak####pagebreak##

尹东义气愤的摘下围裙,于钟声幸灾乐祸的在边上挑衅着告诉他现在他和菊花“好上了”,受了刺激的尹东义又把和易小船的婚事来刺激于钟声。心急如焚的易小船因打听不到于钟声的踪迹急得在马三新店大发脾气。众人都说出每个人为了找于钟声而想了很多办法,所以马三新断定于钟声应该是离开北京。但易小船坚决不相信。而每天着急赶回家的陈颖被同事发现异常,于是陈颖决定带着她回去给自己“治病”。两人回到家,如约看到了于钟声的晚饭及一张纸条。原来于钟声为了感谢她也为了表明爱意送了她一辆车,陈颖又惊又喜,不知如何面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同事一语道破于钟声肯定是喜欢她,有所顾忌的陈颖兴奋的拉着同事去试车。陈颖因为顾念和易小船的关系以及表哥表嫂,所以不想接受这个车,同事劝说陈颖他们已经分手,所以她可以勇敢大胆的接受于钟声的礼物。尹东义骑着电瓶车回家,看见做在门口的于钟声,两人互不相让的互掐。于钟声得意的告诉尹东义,自己现在就和他是邻居,而且尹东义干什么他也就干什么,杠到底。于钟声回到屋里,环顾四周,脑子里徘徊着重操旧业的事。晚上陈颖看着车钥匙,心里慢慢的接受于钟声。第二天晚上于钟声照例到陈颖家做饭,今天他特地准备了浪漫的西餐。二人愉快的聊着天,于钟声终于按捺不住心情向她表白,陈颖选择逃避但是情到深处的两人相吻时,她清醒的意识到权衡在他们感情面前的是盼盼。所以她大方的跟于钟声讲述了他入狱的那段时间,易小船过的也非常不容易,所作所为都是太爱于钟声。她希望于钟声回去面对这一切,如果他处理好易小船和盼盼的事情后,再来面对两个的感情,她才会接受她。他又尴尬又感激陈颖告诉他这一切。尹东义又开始使坏,故意把易小船的闺蜜陈颖和于钟声好的事透入给菊花。此时满大街在找于钟声的易小船,在街边偶遇了尹东义和菊花。趾高气昂的易小船惹怒了菊花,菊花就嘲讽她自己的男朋友被闺蜜抢走了。易小船边开车边想闺蜜两个字,便立刻打电话给陈颖想去找她,心虚的陈颖说话结结巴巴以睡觉为由匆忙的挂断电话。起疑心的易小船从别人处知道了陈颖的住处后,立马驱车赶过去。于钟声从陈颖家回来,尹东义特意在门口等他,两人因为过往的种种恩怨唇枪舌战。于钟声因为压抑太久又知道易小船有孩子的事发泄了一通怒气然后愤愤地开车离去。而易小船赶到陈颖家后,整个屋子巡视一番后责怪陈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于钟声的消息,陈颖因为酒喝多,开始口无遮拦,有意无意的透入着于钟声喜欢她,送她车,而且易小船也知道了于钟声消失的那段时间一直住在她家。闺蜜两为了于钟声,第一次争吵。第二天一早,易小船在办公室发呆,正巧马三新过来告诉她找到了尹东义的下落……易小船打断了他,告诉他,于钟声一定会主动来找自己的,不明原委的马三新一个劲的追问原因。于钟声边开车边细想着捋着易小船曾经跟他说过的话,自责不已、羞愧难当。

##pagebreak####pagebreak##

于钟声坐在车里,摇下车窗责怪菊花让尹东义负责运输批发鸡蛋,现在她也失业了。易小船在公司不停的来回渡步,迫切的等待于钟声来找自己。马三新等人对此感到十分纳闷,以前都是于钟声避而不见易小船,现在她嚷嚷着于钟声会主动找她,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陈颖下班回家意外的看见了于钟声准备的饭菜,心头一暖拨打于钟声的电话却不在服务区,失落的挂完电话正好接到易小船要于钟声号码的电话。而另一边,忙了一天的尹东义饿急的到菊花的煎饼车前要吃煎饼,菊花没好气的责怪他因为他和于钟声的恩怨,现在财路也断了,他告诫菊花不能把自己做家具的事情跟于钟声通风报信,否则跟他没完。正说着易小船找尹东义询问于钟声的住处,但是要1000元的领路费。因为打不通于钟声电话,急匆匆的易小船赶到陈颖的住处询问于钟声的下落,两人敞开心扉的交流着,陈颖解释来龙去脉唯独隐瞒了于钟声自杀的事情,大方的祝福他们两。易小船听后心里还是不舒服所以要求她把车还给于钟声,陈颖说她永远都是高高在上,从来不顾及旁人的感受。易小船指责她是假装清纯骗了于钟声,陈颖坦然道是于钟声主动的追求自己,而她一直拒绝并劝她要来面对你。易小船瞬间没有面子,好姐妹之间对于钟声的竞争开始了。尹东义让菊花假扮于钟声的相好并承诺给她钱,当易小船进于钟声的屋子看见躺床上的菊花,机智的她识破了菊花的诡计,羞愧的菊花赶紧离屋。菊花不管事情败露与否,在屋外问尹东义要扮演的钱,两人在外面嚷嚷着,被易小船看到。她在车里等到晚归的于钟声,他看见易小船不知所措,两人相约去外面聊聊,易小船聊着自己这几年的心路历程,于钟声歉疚的附和着。争强好胜的易小船,让于钟声立刻搬到自己家里并且把送陈颖的车要回来,于钟声面露难色,他想事业有成的时候再去她家。易小船让他赶紧处理好陈颖的事情,两人第一次愉快的达成一致。 次日早上,菊花讨好于钟声只求于钟声能让自己重新批发鸡蛋。于钟声又成功的收买了菊花但是也提醒她,远离尹东义。众人聚在一起把二姐也叫来,易小船赶到告诉大家自己找到于钟声,和尹东义一起在卖煎饼而且于钟声还买了车,众人诧异于钟声为何卖个煎饼就能赚钱,易小船又告诉众人一个劲爆的消息就是于钟声和陈颖恋爱了。二姐得悉弟弟的消息,马上带着徐备战去找于钟声,结果碰到了煎饼摊上的尹东义,着急的二姐急问他于钟声的下落,但是厚颜无耻的尹东义还不忘羞辱一番于钟声,二姐不甘示弱的揭尹东义的老底。双方激烈争吵,最后尹东义在大庭广众下被二姐辱骂只能无奈带着他两去找于钟声,结果被先行一步去汇报情况的菊花告诉了于钟声,他二姐来找的事情。于钟声还是愧对二姐,暂时出去躲避。而陈颖和同事聊天,告诉她已经和易小船摊牌了,自己也不怕和她竞争,她对和尹东义的感情非常有信心。赶来的二姐和徐备战铺了空,一直等到深夜也没有等到于钟声,马三新劝二姐先回去,于钟声那么晚不回来,分明就是故意要躲避大家。早晨,易小船自以为是的认为于钟声肯定会来自己,结果事与愿违。而这边,于钟声和菊花在云三的店里喝茶聊天,菊花跟他汇报尹东义最近的情况,就是之前做的交椅正在上色。













鼓楼外最新剧情

鼓楼外播出时间

全部播出时间  >

如周一至周五每晚19点三集联播 周六周日1集

鼓楼外评论

全部
打骨折